官方入口-“疙瘩”解在最基层 山西长子“一纵多横”多元化解乡村矛盾

  中新网长治12月25日电 题:“疙瘩”解在最基层 山西长子“一纵多横”多元化解乡村矛盾

  作者 杨静 张月

  “现在村民们矛盾纠纷日渐减少,村里治安逐渐变好,我们这些民间调解员就快要失业了。”25日,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丹朱镇同富村村民郜海珠向记者“抱怨”。为帮助村民解决矛盾纠纷,7年前郜海珠在当地创办丹乐民间调解所,现如今,随着长子县“一纵多横”多元调解机制的完善,他的生意逐渐“惨淡”。

长子县诉讼调解对接办公室王新文正在线上调解村民纠纷。长子县融媒体中心提供

  长子县农村人口多,历史遗留问题多,周边农村地区矛盾纠纷频发,该地一度被贴上“上访大县”标签。为摘掉这一尴尬标签,十年间,该县不断尝试、学习,逐渐形成“一纵多横”的多元调解机制。现在的长子县,群众诉求渠道畅通,矛盾能够及时有效化解,乡间邻里和谐有序。

  “回想起当年的行为还有点脸红。”长子县居民常某说。2006年,他所在的企业改制后,单位房产被统一拍卖,因拒不腾房他被法院强制执行。为了“伸冤”,他爬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里一棵树上,想以此极端方式威胁法官。

常张乡杜家庄村民事主任郭秀芳在村民家进行调解。长子县融媒体中心提供

  时任长子县委政法委书记的杨隽得知常某情况后,主动上门,摆法条、讲情理,帮其解开心里的“疙瘩”。考虑到常某住房困难的实际情况,县里还给他调整了两间住房。

  2008年初,长子对全县矛盾问题进行大排查,并以此为契机,向各村矛盾纠纷发起“总攻”。2011年,长子县委县政府组织人员到浙江、山东等地观摩学习,寻求符合长子发展实际的新思路、新途径。

  在随后的实践中,长子县逐渐形成“一纵多横”的多元调解机制,纵向建立健全县、乡、村三级联动的调解组织,全县建成由1个县调解中心、14个乡镇调解委员会、286个村调解委员会和2100余名网格员组成的三级管理体系。横向统筹行政、司法、民事和解、行业调解仲裁等多种调解方式。

岚水乡岚水村民事主任苏建国调解纷争。长子县融媒体中心提供

  “调解中心就是‘大脑中枢’,我们在这里建立预警、研判、联调、专家调解、特邀调解、智慧调解六大平台,实现了‘民事民管、企事企办、联调联动、全民参与’。”该县矛盾纠纷调解中心负责人何海清介绍,2019年9月,调解中心向长子县委县政府发出《关于“煤矿采空”舆情统计报告》的重大预警,涉及8家煤矿采空,造成8个乡镇50个行政村出现农田坍塌等现象。通过六大平台,调解中心将自然资源局、交通运输局等机关干部,相关乡镇、村干部和村民代表,煤矿企业代表召集在一起,经过多次协商、调解,达成赔偿方案。“一场矛盾隐患被化解在萌芽状态。”

  何海清介绍,调解中心5人具有法律工作实践经验。目前,长子县286个行政村、6个社区都设立民事主任职位,负责民事调解工作。292名民事主任全部通过公开选聘产生。乡镇、行政村(社区)的调解员现实行双考核制度,并根据考核结果发放补助。

岚水乡岚水村民事主任苏建国的调解笔记。长子县融媒体中心提供

  提起多元调解机制,石哲镇西汉村村委会主任闫建光赞不绝口,“小到南瓜、豆角等蔬菜作物,大到电线、发动机,以前村里时有小偷小摸事件发生,现在村里风气向好,村民都忙着在蔬菜园区干活。”

  “县里建立了较为健全的联动联调机制,许多矛盾纠纷在进入司法环节前就已被妥善化解。”长子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韩宏伟切身感受到多元调解带来的变化。

  2020年12月2日,中央农办、农业农村部在2019年推介首批20个乡村治理典型案例的基础上,面向全国推介第二批征集遴选34个典型案例,山西省长子县“多元调解带来乡村治理的‘四降两升’”案例位列其中。

  在多元调解机制作用下,十年间,长子县民事纠纷明显下降、诉讼案件不断下降、刑事案件逐年下降、信访案件稳步下降,人民群众满意度和对政府的信任度上升。数据显示,自2013年至2019年,长子县矛盾纠纷减少2001件,诉讼案件减少846件,社区矫正案件减少132件,信访案件减少52批178人次。(完)

【编辑:丁宝秀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invertirenlujo.com